1987年马拉多纳拒绝邓公的访华邀请为何9年后主动选择访华

和周恩来、朱德等人一样是从土地革命时期就一直领导党和军队进行革命战争的卓越领导人,是我国的开国功勋之一。他还是我国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对中国八九十年代的现代化发展有着开宗奠基的重要作用。

1986年,中国的现代化事业逐步展开,国内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世界的另一角,阿根廷足球运动员马拉多纳凭借一己之力以“上帝之手”和“世纪进球”两项操作把阿根廷队推上世界杯冠军的宝座,马拉多纳本人也成为炙手可热的足球运动员,在世界足球界声名大涨。

1987年,以球迷和中国领导人的双重身份邀请马拉多纳到中国访问,进行一场足球友谊赛,却遭到了这个新晋“球王”的无情拒绝,没想到1996年,马拉多纳竟然主动带领博卡青年球队来到中国。

为什么特意邀请体育运动员来中国?马拉多纳为什么拒绝了邀请,9年后却又再次来到中国?

当代人民群众对这位国家领袖的印象更多地停留在“在南海画的一个圈”上面,伴随着中国电视剧从黑白逐渐变为彩色,这个充满睿智和能量的“小个子”巨人逐渐带领中国开创了独属于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让中国逐渐发展到现在这样一个开放、包容、强大、多元的国家。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经历过无数浴血奋战,带领中国走上现代强国之路的国家领导人竟然还是一位狂热的小球迷呢。在中国的体育事业发展方面,邓公与毛主席看法一致,此外,他本人对中国足球尤其抱有期待和厚望。

的女儿邓榕说:“父亲生平有三大爱好,一是足球,一是游泳,一是桥牌。”

对足球的喜爱需要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他只有十几岁的时候说起。1920年,从家乡四川来到法国勤工俭学,他对足球这项运动产生了极大的热爱,经常在上课和做工之余同伙伴们一起在球场上奔驰活跃。

1924年巴黎举行第八届奥运会,当时正担任《赤光》编辑的因事来到巴黎体育馆附近。埋头走路的他听到馆内传出高亢的欢呼声,猛然意识到这里正在举办体育赛事,他喜爱的足球比赛一定也会举行。

年轻的对此兴奋不已,场外来来往往的人们和场内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让他心痒难耐,十分想加入他们的行列,一睹这场世界赛事。只是平时就拮据不已,根本没钱购买昂贵的奥运会门票。

垂头丧气地转身离开体育馆,却突然想到自己家中还有初来法国特意买来“充门面”的一套西服。他飞奔回家,取出自己最珍贵的一套衣服送到当铺,不顾老板的刻意压价,急匆匆地把衣服当了去买门票。

一套衣服一张门票,观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世界级足球比赛,内心痛快无比。尽管他的钱只能买到后排的廉价票,甚至无法看清很多运动员的脸。但对此十分满足,从体育馆出来后还兴致高昂地回味那场激动人心的比赛,眉飞色舞地向他的同伴转述比赛过程。直到几十年后,还能清楚地记得当年获胜的是乌拉圭队。

1927年,回到国内,为事业而奋斗,他大多数时间都活跃在农动和起义斗争的第一线,常年呆在乡镇中推动党的基层队伍建设,没有时间和条件去观看足球比赛。

20世纪30年代,来到上海工作,这所国际大都市又给了他观看足球比赛的机会。他对为数不多能够看球的机会无比珍惜,只要手头的事情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忙完,他就会抽出时间去看别人踢球。

解放初期,和贺龙一起管理西南军区,这一对儿兄弟都是超级球迷,专门请我国成立不久的国家队请来和西南军队的足球队比赛,两场比赛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和贺龙从头看到了尾。

建国之后,国家不再处处发生战争,也有时间观看足球比赛。他曾经对国家队饱含期望地说,希望他们严格训练,打好基础,培育出一批优秀的球员。

1961年因为骨折住院时,还向来看望他的国家体委委员贺龙询问:“几时能多看几场足球转播赛”。他的女儿邓榕说,在北京工作期间,有球必看,哪怕先农坛体育场比赛的是一群娃娃,他也去看。看不懂的家人也被他带着一起去看。

1974年,题为工作被纳入的管理内容中,他在1月4日对体委、足球协会的负责人说:“足球不从娃娃抓起,是上不去的。”“体育专业队目前需要补充,得从娃娃选起。三千人太少,要提一个大、中、小的方案。”

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各届领导人的勤恳关切,而中国足球事业的发展则与的殷勤督促密不可分。

第十届世界杯举办时,在足球协会负责人的陪伴下一起看了纪录片《世界在你脚下》,一个多小时的纪录片让意犹未尽,他让工作人员接连放了许多世界杯相关的片子,一直看了三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的回到工作岗位。

70年代的足球比赛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吹偏哨”的不公平现象,对足球工作特别熟悉的就是在观看比赛时发现的端倪,对足球、篮球等球类运动的标准提出了建议。1977年观看北京国际足球友好邀请赛的休息时间,还对身边的体委负责人提出要派裁判去德国学习国际的裁判标准。

1985年8月上旬,观看了国际足联16岁以下少年队的世界锦标赛,专门向足联主席阿维兰热传话,又一次提到了中国的足球运动需要从娃娃抓起。阿维兰热称将会把发言的英文稿发表在国际足联的杂志上,让他的理念传达给世界上每一位看杂志的足球运动员。

这一次比赛和谈话,距离中国队“五一九”失利不到三个月。从中国足球队1980年回归世界足坛以来,中国队迟迟不能获得亚洲范围内赛事的冠军,进而冲击到世界杯中去。这让一直关注中国体育和足球发展的焦急无比。

1986年6月,阿根廷博卡青年的马拉多纳带领球队在世界杯赛上取得冠军,个人名望达到了他一生的巅峰时刻。中国的资深球迷也很兴奋,他想把这个新晋球王请到中国来知道足球技巧,也能亲眼目睹马拉多纳的风采。

1987年,中信集团董事长对自己的合作伙伴——意大利工业复兴公司董事长普罗迪说:“小平同志十分喜欢马拉多纳,想邀请他来中国踢一场友谊赛。到时候这场在被寄给你体育馆举行的赛事将会通过电视转播收到6亿多人的观看。”

这时的马拉多纳已经被意大利那不勒斯俱乐部用1200万欧元挖来三年,这支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球队在马拉多纳的带领下成为意大利甲级联赛冠军,马拉多纳此时是最为意气风发也最心高气傲的时候。

得知中国有意邀请他指导比赛,这个年轻的球王毫不在意,只是对自己经纪人说,如果给他三亿里拉,他可以考虑前往,因为他的合同里面并没有提到在意大利之外比赛的条款。

三亿里拉相当于当时的23万美元,上百万人民币,如果加上马拉多纳球队其他成员的出场费和其他开销,这次邀请的费用将会达到近千万人民币,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这显然是一笔庞大的数字,邀请马拉多纳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对于当时的马拉多纳来说,中国这个有着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即使他来中国踢一场球赛将会收获比现在多好几倍的粉丝,他本人也能从中得到不小的经济收益。

只是80年代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矛盾重重,西方国家在冷战格局下对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充满仇视和误解。中国国内对于姓“资”姓“社”的问题尚且纠缠不清,那些自认强大的国家对中国没有期待和向往。

马拉多纳的拒绝并没有影响对足球的热爱,他一如既往地推动中国足球事业的发展和进步。

1992年,这个88岁的老人在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讲话,在中国经济圈发生巨大变动的同时,也对足球工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胆子要再大一点,步子要迈得更快一点”的指示促使国家体委推出了“全国足球职业联赛”,打开了中国竞技体育改革的突破口。

当时的中央八台会在每晚八点插播新闻,而1月份中国队参加奥运会足球外围决赛的实况转播也在这个时间段播出,正当中国的亿万球迷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中国队对战科威特进球的时候,固定的新闻却跳了出来。球迷们焦急万分,不停给中央电视台打电话反映,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后来也在收看球赛的让秘书向电视台通知,才解决了球迷们的“心腹大患”,新闻不会在播放中国队比赛的时候插播,可以和亿万球迷们一起安心观看球赛了。

1996年,突然有媒体报道马拉多纳将率领博卡青年球队一起到中国访问,还会进行两场友谊球赛。这一消息让中国的球迷们都沸腾了,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求证消息的真实性,热切地盼望那一天的到来。

中国足协向阿根廷足协专门发函询问,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复。1996年7月21日,马拉多纳从飞机上走下来,第一次踏足了中国这个神秘东方国家的土地。迎接他的是机场围成一片的记者和水泄不通的球迷,让马拉多纳感受到了中国球迷的热情。

四天后,博卡青年和国安队在北京体育馆进行了一场热身赛,整个场馆内座无虚席,一共6.8万人容纳在这个体育馆内观看马拉多纳的比赛。

可惜这一年,92岁高龄的邓公已经从岗位上离休,在家中安享晚年,并没有亲自到场观看马拉多纳的比赛。

从不理不睬到主动多次前来,马拉多纳从如日中天变得老了一些,但依然不损球王风采。从邀请不着到热情接纳,中国国力和国际声望显著提高,即使马拉多纳的出场费依然高得吓人,但对于中国来说那不再是一笔负担不起的天文数字。

1987年中国邀请马拉多纳到中国来的时候,他不以为意,9年之后,博卡青年队却主动来到中国进行比赛。此后马拉多纳又三次来到国内,登长城、爬香山、还为中国的慈善事业出了一份力。

中国的快速发展吸引了这个曾经高傲的“球王”,中国独特的魅力让他在1996年访华之后三度前来。当今中国的成长带来了中国足球事业的兴起,将来的世界足坛,一定会有中国足球的一席之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